BUGSOX

关云长x士的故事(或许是个冷坑)

授及冠,国之需,莫有泪,儿从军。
早予儿时久闻黄巾之战闻云长,毅德犹有一骑敌众的英姿,更羡那美髻王一把青龙偃月斩下将领首级,士更羡能从武圣于左右,实为士之荣幸,甚是兴许。

怀着胸中热血以报效国家,正及弱冠时却能于云长左右,虽是卑微的兵从,但是我也心满意足,从小到大听那些将领于沙场的战功时我都会回忆起第一次见云长的场景,那经为流传的桃园三结义正是我此生有幸能见。
因为那个桃园正是父上护理的园林,见张飞三次解衣换酒的也是我,因为酒是我递的,少时懵懂看着三兄弟有说有笑于桃园,见及云长四目相对,递酒心跳竟是不由自己,一双浓眉竟是那样弯成一条弧,正值壮年的云长面容毅阳刚健,却是有一丝美公的温柔,酒劲兴起面色红润,胡子却没现时所说那么多,仅是络腮胡子。在一旁换酒的小从便悄悄听这三兄弟的说笑,我只是迷了神,迷上了关公,羡能犹羁予。
那幅样貌竟是没有变化,我及弱冠之年就不顾父母劝托从军,那云长便是我之耀日,我所追随。我现在的职位便是唯一一个关羽的兵从,上将以来,关羽一直没有要人服侍的想法,直到我的反复的追随的事情被军中士从传开,我竟直面关羽于帐中,面色通红的誓言要辅佐于云长左右,为武圣递刀剑,犹为死而不反。
胡子拉碴的云长见我跪下磕头,只得拉我起来,四目相对,云长的刚朗的笑声振的我心直跳,“甚是喜欢你这样忠义的士卒,倒也免了我的虑顾,今日你便留在我身旁罢。”
我直视着日日夜夜盼着的武圣的双眼,心里的情感似乎要迸发出来,但是我只是开心颤抖着“下士必定服侍将妥帖,犹有不从,服罚。”云长似乎犹有兴趣的问着我的家世和我的年龄,我如实回答“下从正及弱冠,父母于涿郡中养桃林农商。”

云长第一件事就是请我把他的胡子给刮了,“吾之鬚发实是恼人,不出从军几天便留长了。”这是他的原话,也许这是那些士卒说关公美髻的流传所在。我一辈子都没有都没有这么靠近云长,心里心乱如麻,轻轻的捧着那刚毅的脸,云长闭着眼躺在青砖上,九尺的身躯躺在这青砖垒砌炕上的草席甚是显出云长的健壮,我用鬚刀一边刮一边拿着水桶里的麻布轻轻的擦去那些茂盛的鬚发,我故意慢慢的刮,到时云长竟是睡着了。

评论(1)

热度(5)

标签 关羽古风